• <button id="b1jm2"><acronym id="b1jm2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1. <ol id="b1jm2"></ol>

        1. 你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新聞

          炒股村村民的夸張股市故事

          2015-7-15 8:59:38點擊:
              南留村平靜得如同任何一個留守村莊一樣。
            佝僂的老人慢慢悠悠地拎出板凳,瞇著眼睛靠在墻角;三三兩兩的小孩在空地上打鬧,尖利的叫鬧聲夾在電鉆發出的聲音中,成了水泥路上僅有的聲響。
            推開村支書南棟梁家的門,這個陜西省興平市西北角的村子,又變回新聞熱搜榜上的那個“炒股村”。兩層小樓的深處,和著空調涼風一起竄出來的,是幾個中年人的說話聲。他們的視線牢牢盯在紅紅綠綠的K線圖上,好一會兒才晃動手指,抖抖煙灰。
            這是6月26日股市大幅震蕩后的第10個交易日。盡管這里的大部分股民在股災之前清了倉,但在每天的股票交易時間內,南棟梁家和村里幾處商鋪里,還是聚滿了炒股的人。一切都和過去沒什么兩樣。
            “哪有說不炒就不炒的,不買也可以看啊。再說了,現在這是一種習慣了!币幻诓僮麟娔X的股民扭過頭說,“我們又不貪,沒指著靠股市掙多少大錢!
            農民啥沒經歷過,不就是跌停嗎,有啥接受不了的
            這場意料之外的股市震蕩,外界的反應遠遠大過這個西北小村莊。
            無論是股票大跌“被逼上天臺”,還是為炒股鬧到夫妻離婚,這些和“炒股村”一起出現在熱點新聞里的股市故事,在村民看來都“太夸張了”。
            早在6月26日之前,清倉的消息就從村支書南棟梁那里傳出!袄瞎擅瘛蹦蠗澚涸诋斣轮醒,就感覺“大盤形勢不對頭”,他和股友分析,“該清倉了”。
            在南留村,南棟梁不僅有政治上的地位,他還是“股票專家”,村里的炒股風就是從他家開始的,甚至有他“一天賺幾十萬”的說法。因此,他關于股市的分析,在股民中,具有相當的權威性。
            很快,消息就傳到劉聯國的商店等村里各個“炒股據點”。5年前開始炒股的劉聯國,經營著一個化肥商店,他習慣一邊照料自家生意一邊看大盤。借著臨近村委會的“地理優勢”,來這里看盤的人不少,一下午進進出出能有十來號人,慢慢地,他家就發展成一個“炒股據點”。
            不過,對于是否清倉,股民之間也有爭議。有人說,形勢不好該清倉;也有人認為,國家要大力救市,股民應該等等,準備抄底反彈。
            這兩種說法,劉聯國“各聽了一半”,他投到股市的幾萬元在那幾天撤了出來,“沒怎么虧”?傻攘藘商,他就“忍不住了”,又把3萬多元放到股市,買了幾只“有潛力”的股票。
            “大部分人在股災之前清了倉,各自都有損失,但沒聽說誰把本金也賠進去了!边@個中年男人仰頭想了想,一本正經地說,最近半個月,除了路上偶爾碰見“聳著臉”和收盤后“抱怨兩三句”的人,“還真沒有啥特別的”。
            如今,在劉聯國家寬敞亮堂的客廳里,來來往往的股民神色自如,有說有笑!按蠹叶家姂T了風浪,真出現股市動蕩,也不會出現什么離譜的事情!笨恐梢慰幢P的村主任南紅慶說。
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農民掙的是血汗錢,他們炒股確實可能賠,但絕不會賠得血本無歸”
            從興平市中心到南留村的11公里道路,基本是上坡路,一直要走到村口,差不多才到“塬上”。
            黃土高原上的“塬”,因長久流水沖刷,四周陡峭,頂部平坦。占據“地利”的南留村就在平坦的頂部,南北走向的水泥路兩側皆是兩層樓房,一家挨著一家。和很多農村一樣,南留村的人習慣互相串門。
            這大大方便了信息的傳播。因此,當南棟梁放出“該清倉了”的消息后,立即引起了南留村股民的連鎖反應。就像當初南棟梁進入股市賺錢后,南留村上百人一股腦兒扎進股市一樣。
            水泥路另一頭的劉社教當天就聽到了南棟梁的意見,第二天他選擇清倉,最后只在盈利的基礎上虧了10%!拔覀兊男畔⑹腔ネǖ,大家吃過飯聚到一起聊天就說炒股,收盤了聚到一起還是聊股市,這是城里的散戶比不了的!边@個50多歲的股民說,“人多力量大!
            闖蕩股市的過程里,他格外信任自己的親戚劉旭,這個一手把股票帶進村子的中年男人,也是十幾年前帶著劉社教一起收頭發的“引路人”。劉姓在這個村子里是第二大姓,有上千人,“親戚說的話總歸是可以信一信的”。
            他們清倉股票的那幾天,正是央行等各部委推出利好政策的時候,但整個村子“差不多百分之七八十的人”還是選擇暫離股市,這其中,包括南棟梁。
            “農民掙錢太不容易了,都是血汗錢。必須止盈止損。哪怕我少掙點錢,也不能虧大錢。所以我說,農民炒股確實可能賠,但絕不會賠得血本無歸!彼f。
            這幾天大盤回升,上千只股漲停,南棟梁還是建議來看盤的村民“再等等”,“現在不能做,可能運氣好也掙錢。但整體形勢不好我們就不做。沒有什么比穩當更重要!
            2008年熊市,南棟梁最初也被套在股市。每天看著大盤一片飄綠,自己的股票一點點往下跌,他“心里特別難受”。在持續的熊市中,直到“自己賺的錢差不多都虧完”的時候,南棟梁才“割了肉”。這個平時喜好翻閱金融書籍的中年人開始自我反省,“炒股不能貪,擋不住誘惑就可能賠錢,只有穩當最重要”。
            “穩當”,也是劉聯國掛在嘴上的詞語。這個50歲出頭的男人想得很清楚,“不會讓孩子去炒股”,原因很簡單,“我們這些年紀大點的人炒一炒,因為其他事情也做不了了。但年輕人不一樣,總歸是要做點自己的事情,做點穩當的事情!
            一個炒股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。雖然好幾個月前,媽媽就給自己開了戶讓“試一試”,但他始終“想干些實際一點的活兒”。這個21歲的小伙子喜歡在建筑工地工作,“踏實”。
            那個戶頭,至今沒有迎來一筆資金。
            不過,退休村小教師南興牢并沒聽侄兒南棟梁的。他10多萬元的積蓄仍在股市中。股市震動,他之前賺的錢“差不多都還回去了”,但他依然相信股市。
            他老婆一提起炒股還是忍不住唉聲嘆氣,她勸過丈夫很多次但都沒用!俺垂赡睦锓當!都是賠得多賺得少!我寧愿他天天去斗地主,也不想他去炒股!彼f。
            南興牢自有一番理論。
            “連公安部都出動了,你看這決心有多大,國家政策也越來越好,百分之三十的養老金也拿去救市了,這叫啥?這就是底氣,股市不會垮的!彼屏送歧R框,扯著嘶啞的嗓音說,“現在股市有困難,我們應該力挺股市,把股市救活了,不愁掙不到錢!
          天天爽夜夜爽次次爽
        2. <button id="b1jm2"><acronym id="b1jm2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  1. <ol id="b1jm2"></ol>